从启示到纪念

【作者:underseaLara,古墓丽影中文站五周年站庆征文作品

潜水两年,处女帖哦……哈哈

2000年,刚买了一台今天看来实在是古董得可以扔垃圾堆的台式,内存好像只有128M,去电脑培训的时候偶然发现了电脑室的培训老师在玩游戏,一个扎着两小辫的小姑娘在一个中央有水池的大石室里跳来跳去,我那时可是惊呆了,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叫“道貌岸然”……
后来我赖着脸皮把游戏碟借了回去,哦——《古墓丽影:最后的启示》,从此一失足成千古“恨”~
从柬埔寨的吴哥窟,到埃及的塞斯神庙、帝王谷、圣湖、卡纳克神庙、大柱厅、亚历山大图书馆、大金字塔、克娄帕特拉宫殿、塞米尔卡特宫殿、死亡之城、土伦堡、到最终几乎要吞噬劳拉伟大探索历程的荷露斯神庙,时隔八年我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劳拉的足迹所在。
尽管现在地下世界已经初见雏型,呼之欲出了,但直至今日最后的启示却是我古墓之梦中最瑰丽的所在。
初入吴哥窟,只觉得应该是个山大王的地盘,没有黄金闪烁的装饰,只有无数砖头和浮雕组成的一间间石头房子,事实证明…我错了,今日回看吴哥窟仿若神迹!
劳拉终于成年了,性感实用的经典装束加无限子弹的双枪再一次驰骋在古埃及的众多遗迹中,塞斯神庙是四代中最为金碧辉煌的神庙,仿佛连地板都是金砖铺就,但是这一关是我比较不敢再闯的——里面的木乃伊简直是噩梦,杀不死还好说,还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听起来就毛骨悚然!
之后,因为实在是找不到通路,只好求助电脑老师……死熬死熬终于通了第二关。
走出阴森的塞斯古墓,绿色沙漠反射的强光把我的眼睛刺得生疼,啊!终于见到那个背信弃义的向导了,刚想拔枪泄愤,就猛按开枪键,咦?画面怎么不听使唤了!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叫过场动画,不能操作的……晕!
圣湖的鳄鱼叫我抓狂,但碧绿透底的湖水让我心生清凉;
卡纳克大神庙的恢弘从此改变了我对建筑的审美观——原来完美的美永远比不上残缺的美,因为废墟更为震撼人心(仅限于游戏画面)
到了海边遗迹,又出现了讨厌的骷髅兵,长得吓人不说,还到处乱跑吓人,拿到了弓弩后就喜欢瞄准它们光秃秃的头——一箭爆头,看着没头的它们四处乱窜就笑得肚子生疼。巨大的白色建筑混合着些许希腊圆柱风格的废墟实在是文化交集的杰作。
水下的克娄帕特拉宫殿延续了我对埃及艳后的种种幻想,高大辉煌混合着的大厅、讨厌的圣甲虫、藤萝蔓延的宫墙和美丽的伊西斯女神雕像,想想在2000多年前,美艳的克娄帕特拉在这样华美的宫殿里和凯撒相互调情,就是死也要进去闯一遭!
慢慢,埃及的建筑从本土风格,进入了阿拉伯时代的风格,土伦堡就是一个典型,但我实在讨厌那些杀不死的敌人,这关就出现了两个类似木乃伊变种的不死十字军,恶心程度不下于全身腐烂的木乃伊。
终于到达了荷露斯神庙,安装好了铠甲后那个可恶的荷露斯居然朝我开火,原来恩将仇报真是放置四海皆准啊~后面才知道,原来那是塞斯,可怜的荷露斯居然被叔叔打爆了……(当然这不能怪我,因为是盗版碟,没有过场动画~再次华丽晕倒~)
玩通了四代,最大的收获是成了埃及文明的忠实簇拥者,叫得出名字的神祗几乎都认了个遍,当然还有劳拉那勇敢无畏的窈窕身影。
盼了两年,终于盼到了新作——黑暗天使,虽然这一代被众多古墓迷所诟病,但我还算是比较喜欢的,劳拉变漂亮了(之前四代说实在的劳拉——真的称不上美女,长得太怪异了…)全新的故事背景——炼金术和神话中的巨人种族,不过这一代的可玩性确实不如以前了,男主角柯蒂斯在疯人院里慢吞吞地挪动让我抓狂,最终的 BOSS的智商几乎是负数,没有了阴森诡异而华丽的墓穴,劳拉在巴黎和布拉格的大街小巷里晃荡……但是这一代的故事确实连贯性不错,卢浮宫中居然也能找到古墓的感觉……四季大厅的谜题设计的完整和难度都比较适合我这种胆小的玩家。
黎明的黑暗总会过去,希望的曙光终于降临到这个历史悠久的系列游戏上了,传奇的巨大成功改写了劳拉的一切,劳拉终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性感美女,身材也不再兀突了,经典的装束被高科技快速烘干面料所替代,还多了两个聒噪的助手……哦,以前单纯的探险目的也被改写成千里寻母。
一切都是新的,虽然我总喜欢把操作改成之前熟悉的经典操作,但感觉再也无法重现。恢弘的古墓建筑群暴露在地表的空气里,日本和哈萨克斯坦的现代感几乎将古墓废墟的神秘感全部驱走了,只有金属冰冷的质感。唯一养眼的就是劳拉那套波涛汹涌的全露背黑色晚礼服和在她腾挪跳跃中时而露光的蕾丝保险内裤。(sorry, 我是女生~)
但直到最终重返玻利维亚才真正重返了古墓,悬空的浮台和四周古朴的人脸浮雕又激荡起我的废墟情结,阿曼达释放的怪物让已手持神器的劳拉挂了N次(当然~是因为自己的操作不灵光再加上不舍得用药包的想法作怪,太丢脸了!),终于在手腕积累了大量乳酸后成功干掉了怪物,那种成就感——太爽了!
经历了传说的换汤换药,到了周年纪念也算是比较上手了。
周年纪念,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为什么当年古墓一出,谁与争锋的气概。晶体动力在如今的技术条件下完美再现了劳拉追寻司祭盎的旅程。四大关卡,我唯一感觉稍弱的秘鲁关也称得上不错,古拙的木桩、石刻浮雕和翠绿欲滴的山谷加上霸王龙跑了趟龙套,已经是锦上添花。
希腊,一直是西方文明的发祥与中心,劳拉为了追寻蒂霍坎司祭盎踏上了这片处处是神话的土地,每一个解谜的房间或线索都和神话人物故事联系在一起,圣方济各堂、大竞技场、弥达斯宫殿和蒂霍坎之墓都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氛围。
记得在赫淮斯托斯之厅,被雷电打挂了无数次;
在达摩克利斯之厅被地板的尖刺扎死了N遍,当时就想要是我是达摩克利斯,要真做国王做到这份上真够惨的了;
在阿特拉斯之厅居然只有一次是被“天球”碾过壮烈牺牲……,可恶的宙斯老儿,除了风流兼下流,还心狠手辣,让人家整天背了个“天球”,要死就给个痛快!
波塞冬之厅,是所有房间中唯一没有死亡记录的,他老人家可比他弟弟好说话!
大竞技场……只记得不停地走重复路,杀了几头母狮子和猩猩,其他的简直是乏善可陈。
弥达斯宫殿是希腊大关中最具可玩性的地方,一进门就是一座高大得让人屏息的坐像,在气势已经给了古墓掠夺者一个下马威。前两个房间就是不停地考验各位 raider的跳跃技巧,机关设置也比较简单。到了火厅,我就有种全身冒热汗的感觉,想起以前的古墓系列,劳拉一沾上火几乎就等于死亡的恐惧让我在这个房间里行动得畏首畏尾。后面发现这里的火焰只是让劳拉失点血而已,胆子就大了起来,还第一次不靠攻略拿到了纪念品——鹰鹫饰物。
蒂霍坎之墓,自从掌握了对付人头马的诀窍后,就喜欢把进度调到对战人头马这里,用遍各种武器来虐待那两只比皮埃尔聪明一点的怪物,哦~应该叫喀戎~
埃及,终于再次来到埃及了(虽然这里比最后启示来得更早),没什么可说了,美就一个字。巨大的斯芬克斯雕像、线条粗犷、色彩绚丽的壁画真让我领略了古埃及艺术家们伟大的创造力,高大宏伟的哈蒙方尖碑和荷露斯、阿努比斯的水下巨型圆雕令人大开眼界,操纵着在它们面前微不足道的劳拉在它们身上腾挪跳跃的感觉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但那些包着绷带的木乃伊怪物们真是够呛的,行动敏捷不说,伤害力还超大,一爪子过去劳拉好半天没爬起来。
终于拿到了三片司祭盎,却被纳特拉这个老巫婆手指轻轻一捻——宝物马上易主了!想我的劳拉花了多少精力才拿到的,她拿到得太不废功夫了吧!当时那个气可能比劳拉更大~
不过劳拉总算搞清楚了纳特拉的阴谋了,来到了失落之岛,为了老爸的遗志!
从大金字塔这关开始,我的眼前全是冒着死亡热度的、金红交加的熔岩和一群恶心得无以复加的生物——所谓的纳特拉的私人“军队”!如果说埃及那些怪物好歹还懂得用绷带来遮遮羞,那这些亚特兰提斯的怪物简直是终极恶心,那些裸露的红色肌肉和白色的肌腱能让我三天不知肉味!
不过除去这些,大金字塔内部的建筑是让人震惊的,金红的岩浆和神秘的亚特兰提斯文字组成了一种远古文明的强大魅力,塔内墙上满布的血管和岩浆提供的热力可能就是这座神秘的大金字塔孕育生命的源泉,生物与死物的结合达到了完美的极致,我怀疑晶体动力的开发小组都有种金字塔情节,他们总是把金字塔来说事。
最后再说一下老巫婆,纳特拉。
这个在传说中就有人猜测她可能阴魂不散,野心勃勃的亚特兰提斯女王,其实我觉得她真的是个极具魅力的女强人,瘦削的脸颊和身材,简洁的套装加上说话间一种迫人低头的气势语调,是个魅力不逊于劳拉的完美反派。到最后,她恢复了亚特兰提斯女王的装束,真叫人惊艳!(注意:不是反话噢!),那一身行头真符合她野心御姐的气势!和阿曼达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和劳拉作对,起码得上升到纳特拉这种水平!
啊……乱写到这里先,欢迎大家和我交流看法!
QQ:14985806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