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背后:古墓丽影8中的泰国(上)

好吧,这是炒冷饭。

2008年我在《神话背后的真相》里说,因为对印度神话不感兴趣也不了解,所以参考了吴哥窟而制作的泰国关我就不写了。但如今时过境迁,我居然不但看了印度两大史诗(虽然没看全),还实地去了一趟柬埔寨。趁现在来看看当初没有写的泰国关,算是补当年的缺吧。

我没装游戏,所以拿了官方发布的截图,角度可能不理想。而实景图我主要是用google来搜索(无中文站水印的就是搜来的),因为我在那里并没有拍多少照片,虽然吴哥确实很适合拍照。

泰国

泰国这一关的地面建筑是以吴哥为原型的,创造了吴哥王朝辉煌历史的是柬埔寨的高棉人,而他们的伟大建筑或称城市——吴哥,如今被晶体动力“挪”到了泰国。我上次说过对于遗迹的所谓“张冠李戴”无所谓(确实是无所谓的事情,泰国出现吴哥风格的建筑就现实来说也不是不合情理的,虽然这里的细节部分也太“像”吴哥了),倒是不妨借此说说泰国与吴哥的关系。吴哥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柬埔寨暹粒市的郊外,而泰国以前叫做暹罗,这个大家基本上都知道。那么,暹粒暹罗的关系是?

它们的关系显然不好——“暹粒”在高棉语中的意思就是“击败暹罗”。十五世纪时,吴哥王城被暹罗攻破,高棉人只能将都城东迁到远远的金边甚至更远。在暹罗的统治下,吴哥城所在的这个城市被称为“暹罗那空”,意思是“暹罗的城市”。直到二十世纪初,法国人才从暹罗手中“解放”了这个城市(顺便说一句,当时距离吴哥古迹被法国人亨利·穆奥“发现”还不到半个世纪)。“暹罗的城市”名不副实,“击败暹罗”的“暹粒”取而代之。虽然二战期间泰国击败法国而再次夺取了这里,但统治时间只有短短的五六年,暹粒仍然回归了柬埔寨,柬埔寨拥有了吴哥——这个貌似又是法国人施加的压力。老挝、柬埔寨和越南所在的中南半岛,也就是“印度支那”,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在法国殖民者到来之前,老挝和柬埔寨一样,受到强大的暹罗的挤压和控制,直到借助法国人的力量,老挝才从暹罗人的控制下摆脱,老挝与泰国的边境也由法国人和暹罗人划定。倒是作为中国藩属的越南,本没有借助法国摆脱中国的意思,实在是打不过人家,而且中国也自愿退出——镇南关大捷(镇南关也就是现在的中越边境上的友谊关,是中越边境线上的一个开放口岸)之后签的《中法天津条约》,清政府在获胜的情况下把越南让给了法国。

下图是台译本,“老挝”被称为“寮国”,其首都“万象”被称为“永珍”。

扯远了,回到回归了柬埔寨控制下的吴哥古迹。在整个吴哥建筑群中,有一个近年颇受瞩目的古寺,它的位置在柬埔寨和泰国边境,两国为争夺这个古寺的所有权互不相让,国际法院虽然早已裁定该寺归柬埔寨所有,但泰国拒不承认。两国的这一领土争端在“申遗”事件中被激化。联合国最终接受柬埔寨的申请将这个古寺列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后,泰国和柬埔寨边境爆发了大规模武装冲突。到2011年两国还在为此争个头破血流(毫不夸张,军队甚至动用了重型武器),所以你可能听说过这个名字——“柏威夏”。目前的柏威夏古寺从泰国和柬埔寨都可以进入参观,从泰国过去更为方便。

这就是“文化遗产”的威力。

暹罗和暹粒,除了敌对关系,当然也有“亲密”的部分——暹罗人的第一个王朝(素可泰)就是从高棉人的统治下独立了出来,并且在吴哥王朝的鼎盛时期,作为邻国的暹罗也不可避免地受到高棉文化的辐射。此外,自古以来,暹罗与暹粒在宗教信仰上就不是“泾渭分明”,它们都受到印度的强烈影响,虽然泰国接受了小乘佛教,而柬埔寨在历史上更多的是被印度教统治。但佛教和印度教(以及婆罗门教)之间也是盘根错节,例如印度教和婆罗门教中的天帝因陀罗,在佛经中被称为“帝释天”;湿婆大神则成了“自在天”;金翅鸟迦楼罗则成为佛教“天龙八部”中的一员,等等。

说到金翅鸟,泰国的国徽就是它了,而它的天敌“纳迦”蛇族,则是高棉民族的象征(还是保护神?忘了~)。金翅鸟与纳迦的结怨说来话长,于是这里不说了,有兴趣的自己搜资料吧。

不管怎么样,暹罗和暹粒还是看来看去都不对劲,连双方的象征物都这么针锋相对。在吴哥古迹里,看到栏杆上金翅鸟骑在纳迦脑袋上的装饰,真觉得柬埔寨好那个什么。

想不到我居然翻到这样的照片,虽然不是在暹粒拍的,但同样是吴哥王朝的遗物。

撇开这些“吴哥周边”,来进入吴哥。制作游戏时参考的仅仅是吴哥而已,这是晶体动力的人自己说的,如果你当年没有看过,那么可以现在去补看——官方博客中译版

(待续,也有可能不续)

作者:TC,来源:古墓丽影中文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