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的背后:古墓丽影8中的泰国(下)

忽然想起,为了给当年的翻译纠错,这篇东西怎么着也得写出来啊……

吴哥的介绍很多地方都有,不废话了,简单来说吴哥也分大吴哥和小吴哥,小吴哥就是吴哥寺,大吴哥则是个范围很广的概念,我不细说了,就提一句,其中最主要的是吴哥寺和吴哥城,后者是以前的王城,其中王宫阅兵台外宾接待处等等齐备,而位于吴哥城中心位置的就是巴戎寺(也有叫巴扬寺的)。

虽然吴哥寺是吴哥建筑中的精华所在,柬埔寨国旗上的也是吴哥寺主体建筑的剪影,但是吴哥更为“亲民”的象征却在巴戎寺——在对吴哥的描绘中,总是少不了巴戎寺塔顶那颇具特色的“高棉的微笑”。

高棉的微笑

虽然也顶着“高棉的微笑”,但这并不是巴戎寺。大家提起“高棉的微笑”基本上都在说巴戎寺,但其实这个头像在巴戎寺同时期的建筑中相当普遍。比如,下图是从吴哥寺前往巴戎寺时经过的那个吴哥城城门,它显然比巴戎寺更像上图中的建筑。至于门口那些貌似在“拔河”的人,下面会说到。

我发现现在都是在上自己拍的照片了,因为发现在网上搜还不如搜自己的快。摄影技术就多担待着点了,我这次出门都没带个像样的相机,基本上就是手机打天下(这副装备去吴哥是不是太不上心了= =)。

至于巴戎寺的“正宗”的高棉的微笑,实地去看的时候,倒是比较意外的。原本以为“高棉的微笑”是“高高在上”的(就像游戏里那样),结果居然就在巴戎寺顶层平台几乎平行的高度,伸手就能摸到了。如此“平易近人”,倒是符合建造者的风格的。巴戎寺的建造者阇耶跋摩七世改信了佛教,他的视野中更多了一份悲天悯人的情怀,这在建筑风格和细节上都能明显感受到。例如壁刻。吴哥寺中的壁刻所展示的是史诗巨卷,笔力虬劲。而巴戎寺则淡雅恬静,壁刻所展示的是生活画卷,下笔也“轻描淡写”。

吴哥寺张扬,巴戎寺亲民,两者风格迥异。但我还是更爱吴哥寺……我会告诉你这多半是因为吴哥寺保存完好走廊顶盖都在所以不用在烈日下暴晒着看壁画么!

虽然阇耶跋摩七世改信了佛教,却没有对印度教采取打压措施,但是后来的统治者再度改信印度教的时候,却出现了灭佛运动,因此吴哥很多建筑中都出现了人为破坏痕迹,这和埃及科普特时期破坏古埃及神庙差不多,只不过后者更多的是基于无知。

下图左为吴哥,右为埃及。

阇耶跋摩七世算得上吴哥王朝统治者中最受尊崇的一位,至今仍然可以看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慈善机构,包括从暹粒市区前往吴哥的必经之路上的阇耶跋摩七世医院。这个风头显然都盖过了吴哥寺的建造者,苏利耶拔摩二世。毕竟,这是一个“以人为本”的时代,众神已经渐行渐远。“人王”与“神王”之间,大家选择了前者。

顺便说一句,“神王”在这里不是个比喻,吴哥的统治者的确是“神王”,我曾经在周年纪念的剧情中提到过——如果记性好,你也可能还记得,《古墓丽影:周年纪念》中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也被叫做“神王”。

搅拌乳海

劳拉下方的平台上,那些“拔河”的人就是这里要说的。他们正在搅拌乳海,而搅拌乳海又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故事。

搅拌乳海的目的是获得甘露。在《地下世界》的PDA中,劳拉记录的是纳迦族看管着长生仙露,这个“长生仙露”的翻译比较外行了,那东西在印度教神话中是被叫做“甘露”的。另外,甘露是被天神们获取的,纳迦一族只是利用金翅鸟迦楼罗取得过,不过最后还是被天帝因陀罗夺回。至于纳迦生活的地方,我当时又有一处不标准翻译,台词中有一句说纳迦一族所居住的那个地下世界“圣者那罗达很喜欢”,但“圣者”显然不对味,实际上那罗达(译为“那罗陀”更合适)是“仙人”,因为受到诅咒而在各地漫游,算得上见多识广。他认为在他漫游过的世界里,只有纳迦的领地美好富饶更胜天界。

所以,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翻译的时候处处都会错啊。“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的活生生的例子。

好了,回头来说搅拌乳海。实景照片在“高棉的微笑”中已经看过了,其实这个样子的栏杆在吴哥也不止一处,就我经过的吴哥城城门口都有,更详细的描述大家可以去看周达观的《真腊风土记》,里面把城郭和当地习俗都记录得非常清楚,更难能可贵的是,那是吴哥王朝同时期的记录,是元朝廷派往吴哥的使者所撰写的中文记录,虽然是文言文,但阅读难度并不高。

周达观在书中似乎认为这些人是抓着一条蛇不让它逃走,在完全不了解印度教神话的情况下看到这些已经很了不起了,这其实是天神和阿修罗抓着纳迦蛇王(并不是我以前提到过的舍沙哦,蛇王貌似有三个呢,被拉去搅拌乳海的不是舍沙,舍沙的“蛇品”还是很好的,神话里不会让它去干这种小苦力吧~),两边各执蛇王头尾,蛇王则缠绕在曼陀罗山上做搅棍搅拌乳海,以求搅出能赋予饮用者长生不老之能的甘露。在这场旷世大搅拌中,众多事物从乳海的浪花中诞生,而这一场景也成为吴哥城门口的装饰物,以及壁刻所展现的重要题材之一。天神“慈眉善目”,而阿修罗则面目狰狞,这是区别两派身份的明显标志。吴哥城门口的石像有一些修复过了,用新头安在旧身体上,感觉很突兀。

飞天

飞天是高棉舞者。她们在劳拉之家也出现过。这也是在搅拌乳海的过程中诞生的生命。姿态各异的飞天,大量出现在整个吴哥古迹范围内的各个角落——我这么说毫不夸张。

只不过飞天身上的装饰有着明显的区别,吴哥寺的飞天服饰华丽,与吴哥寺张扬的个性相合,而巴戎寺同期的则相对简单甚至保守起来了。在吴哥的时候我还没想过要写这篇东西,所以拍照极为随意,就随便找两张放上来。

顺便说一句,虽然这里的照片很烂,但吴哥还真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非常推荐对艺术和摄影感兴趣的童鞋过去出点作品。不过很奇怪的是我看再美的吴哥照片也没什么感觉。

湿婆

湿婆是婆罗门教以及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司职毁灭与破坏,但同时也代表了生命和繁殖。小声说一句:有兴趣的搜一下“林迦”吧……

虽然游戏里劳拉一眼就认出他来,但其实这个湿婆的湿婆特征并不明显。湿婆有第三只眼睛(人家比二郎神早多了,所以绝对不是山寨了中国的,反过来倒是有可能),在每一“劫”到来的时候,他额头的那只眼睛会张开,放出劫火毁灭世界——虽然他那只眼并不是只在那时候才张开,人家是开合自如的,比如就曾经用它烧死了可怜的爱神——我又扯远了,真正想说的是游戏里这个石像似乎并没有“三只眼”。另外,湿婆的另一个特征是四只手上拿着的东西,与他的毁灭神身份相符,我是记不得这许多,但这个石像的手掌上除了给你安水晶的底座,什么也没有。

劳拉能认出他来,显然是因为制作小组“拷贝”了一尊现实中的湿婆像。哪一尊我就懒得花时间去找了,总之我似乎在维基上是见过。当然游戏里的雕像也具备了湿婆的另一个特征,就是与蛇为伍。蛇能蜕皮,因而具备了“重生”的含义,与湿婆的身份相符,也就成为湿婆的伙伴。依稀记得在佛教中蛇也具备类似的象征意义,若记错了还轻留言指正~~

至于湿婆和他老婆,游戏里安排出场的是迦梨,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她。我到现在都觉得湿婆的老婆让人捉摸不透,而且混乱得很。湿婆有似乎有很多女人,但在关于他和雪山神女帕尔瓦蒂的故事里,他又是个痴情男儿的形象——他的第一任妻子经过漫长的苦行才赢得了他的……男人该叫什么心?草心?总之她打动了湿婆,但是因为她的父亲不满意湿婆这个邋遢女婿,这个女人受了夹板气投火自杀了,湿婆经历一万年的等待才迎来了她的转世,即雪山神女帕尔瓦蒂,两人再度结合(我前面提到的爱神被湿婆的第三只眼灭了,就是在这个故事里,他因为奉命“插足”给湿婆射爱之箭被湿婆一怒之下烧成灰烬,最终打动湿婆的还是女神本身的诚意)。然而这个“动人篇章”如果有着真实历史的基础,那分明给我一种明明是一个男人续弦了,非要在神话中把他美化为专一形象的感觉。

另一种强化这个感觉的现象,就是湿婆的妻子,如果给湿婆的配偶列名字,那可不是只有帕尔瓦蒂和她的前世(貌似叫做萨蒂)。迦梨(时母)、杜尔迦(难近母)等等,湿婆的女人明明不少,但在神话里都被说成是帕尔瓦蒂的化身。至于游戏中为何选择了让迦梨出场而不是“正统”的帕尔瓦蒂,就不清楚了,本来让迦梨出场还可以结合神话传说来个“倒转乾坤”的设计的(这个故事我以前说到过,就是湿婆躺在迦梨身下阻止她可怕的舞蹈,因此两人通常是湿婆在下迦梨在上,而游戏里是湿婆在上),但游戏里并没有这么做,看起来也和湿婆一样,只是很单纯地拷贝了现实中的塑像,但是迦梨这个我并没有见过,湿婆的倒是有点眼熟。

其他

上图几只大象支撑着的,原型大概是吴哥城的“战象平台”,根据《真腊风土记》中的记载,是当年的检阅台。但战象台比这个大得多,雕刻也更为精美。

而游戏中除了建筑上拷贝了吴哥古迹外,墙壁上的装饰和雕刻同样取材自吴哥。没有游戏我就不放图上来了,而且我在吴哥也没怎么拍壁刻,虽然去过很多很多次,在暹粒的9天几乎天天下午或傍晚都去吴哥寺泡着,但几乎没拍照片。我的确不是有备而去啊。

古墓丽影和吴哥的关系,除了游戏中8代的泰国关外,还有4代的训练关,以及第一部电影。电影的重要取景地塔布伦寺,如今成为暹粒旅游观光的必去景点。塔布伦寺我去了两次,都因为人声鼎沸而感觉不佳。电影里劳拉取得三角后回到外面的那个洞口更是人山人海。照片应该也没怎么拍,就上个4代训练关的截图吧,截图里出镜率最高的仍然是飞天。虽然4代的关卡是说在吴哥,而8代的关卡说是在泰国,但其实8代更“忠实”于吴哥,而4代则秉承了Core在文化表现上的一贯作风:不是对文化古迹的“复刻”和“还原”,而是“漫不经心”间表达出当地的文化特质,让你觉得你是在那里。例如同样是在4代里,圣湖、卡纳克、大柱厅等等,跟现实中的埃及天差地别,但你面对游戏中的场景绝不会怀疑你是在那个地方。换做晶体动力的话,就该是大量运用实地取材的贴图了——但往往还是会让你觉得不对味儿。

作者:TC,来源:古墓丽影中文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