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拉已死?劳拉万岁!——《古墓丽影》有感

古墓丽影系列已经走过了十多年的历史,有些玩家从头到尾关注着这个系列,有些玩家在最近几年才进入古墓丽影的大家庭,也有一些在玩过最初的古墓丽影之后,就离开了这个系列很多年。这篇文章是曾经玩过一代但又在二代之后对系列失去兴趣的老玩家。玩过古墓丽影新作之后,这位“元老”写下了这篇长篇的叙述,讲述了对古墓丽影的记忆以及对新作的喜爱。感谢饼一张带来的高质量翻译。

星期二我坐在电脑前面,却不是在玩新《古墓丽影》。前一天我已经在Steam平台预载好了。我准备了点儿零食,孤身待在公寓里,唯一剩下的就是点击“PLAY”了。但我的注意力没在屏幕上,而是距离键盘几英尺之外,我的桌子上。上面有五副艺术图,每一张上面都是于我个人而言重要角色的游戏主角,而第二个就是劳拉·克劳馥。

我11岁的时候奶奶送了我一台她抽奖中的PS,还附赠了两款游戏,一款是我从来没碰过的运动游戏,而另外一款就是我玩了又玩的《古墓丽影》。我玩过很多90年代发行的点击式游戏,教育性游戏,但从来没有一款让我体验过狼群对峙,死亡陷阱,或者一旦出错就摔的粉身碎骨。从来没有一款游戏让我有如此激动的冒险和历险的感觉。不论是电影,书本还是什么,也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告诉我女性也可以如此演绎的故事。她是印第安纳琼斯,但很机智,慎重,老成,她会先用枪来说话然后才用嘴谈判,她只有在濒临死亡时才会尖叫,而且她从来,也永远不需要别人来拯救。

她无所不能。

但当我拿到《古墓丽影2》的时候,我感觉有些东西变了。我变了。在这两代游戏之间,我的生活迎来了两件新事物,因特网,青春期。我对性的知识很小,但依然明白一个身着热裤的波霸女人意味着什么。我依然生动的记得,当我在古墓丽影玩家论坛里四处寻找一处被困谜题的解决办法时,忽然见到一丝不挂的劳拉四仰八叉的躺着抛媚眼的样子。在那一时刻,我心中的英雄变味了。随着游戏的进行,我越来越感觉倒自己正在步入一个禁区,在游戏最终场景里,当劳拉淡定地脱着衣服准备洗澡时说,“乃还没看够吗”的时候,我恍然大悟。

劳拉克劳馥注定不是我的。

等我再大一点的时候,她的名字成了视频游戏肉弹的代名词,我对劳拉的敬仰退化成了一种矛盾的怀念。我喜欢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感觉,但不喜欢她如今转变成的样子。2010年晚些时候,一个朋友发送了一张晶体动力制作的新游戏的概念图给我,当时还处于早期阶段。画上是一个年轻女性,真实的穿着和身材比例,拿着弓箭。她的皮肤上满是泥泞,血渍和绷带,她坚毅的眼神回头看着我。我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忍俊不禁。她看上去不像我熟悉的劳拉,她看上去像我,这是我想象中的劳拉,我一直想要的劳拉,而她正信步前来。

在去年E3引发争议时我一直都这么认为(E3时因为晶体动力一个成员在解释劳拉第一次杀人场景时说那名抓住了劳拉的男子“正试图强奸她”而引起“劳拉要被强奸了”的轩然大波——译注)。我读了一些让人反感的评论,看了相应的预告片。虽然我不能对一款没有玩到的游戏评头论足,但我非常担心。这种担心在我看到一个在黑暗的山洞里惊恐挣扎的女性的游戏预告时随之增加。这是哪门子的英雄气概?谜题呢?双枪呢?探索的地方呢?大失所望之余,我坚信,这代游戏会很烂。

但我还是预购了这一代,部分源于顽固的好奇心,主要还是因为我知道我无论如何都会写这个游戏。虽然有一些加长的游戏流程,和首席编剧普拉切特的访谈也让人很振奋,但我始终心存疑虑,害怕把期待值抬的太高。在快要发售的时候,我玩了《周年纪念》,是刷新漆重包装的最初代。我没费劲就记起了年轻时代对劳拉的喜爱,她很酷很狂妄,无所惧失败,但很显然,很多好感都是我自己脑补的。最初代的劳拉非常简单,除了找寻之外,她没有任何背景故事和真实动机。11岁时除了这些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现在,我没有这么轻易被满足。所以,带着一半的希望和一半的担忧,我点下了“PLAY”,在屏住呼吸好一阵子之后,我现在可以确信的说。

新《古墓丽影》棒极了。

赶紧忘了劳拉需要你保护之类的事情吧,忘掉她的破坏欲,这些都是无稽之谈,是对一个我见过的最好的动作英雄的误解。不是动作女英雄,而是动作英雄!

这不是以前那个劳拉,以前那个劳拉是一个摸金校尉,一个闲的发慌的富二代,把考古看成是一项运动,见到大怪兽也只是轻蔑的挑挑眉毛而已。而她的继任者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学术派历史屌丝,机智,情感丰富,而且也很胆小。但不用担心,这就是《古墓丽影》下的一盘大棋:他们没有夺走劳拉的能力,却成功展现了她的恐惧和脆弱。她的恐惧不是弱点,而是人性。正是这些让你在一次次战斗中前进,在呼喊“我还活着,你们这些傻逼”的时候想要为她欢呼。她从未想过放弃,一次都没有。她不需要我来让她前进,而是她来驱使我前进。

随着劳拉一次次的被打击,我看到的却正好相反。这不是一个讲述人被毁坏的故事,而是一个发现自己身上无限潜能的故事。与之相对,游戏中确实有被毁坏的人,那些原住民们,他们在逆境中选择了泯灭人性。而劳拉却选择了更多的东西。我和一个朋友通关后说起了这个,他说,“如果她也沦落了,那这个游戏就完蛋了”。

她和她的船员伙伴们的互动更是加深了她作为一个可敬的女性主角的地位。游戏用多样的色彩,多种族的团队轻松排除种族和性别歧视。她的朋友敬重她,他们也质疑她,因为他们也只是人。当他们质疑她时,不是因为她的性别,而是因为她资历尚浅。没有人搭讪她,或者评论她的外表,他们赞美的是她的直觉和智慧。这些都是老古墓中劳拉的亮点。

游戏是很暴力,劳拉也一次次的陷入惨无天日的地步,但我认为这是件好事。换成一个男性角色穿着劳拉那双溅满血渍的鞋子,没人会这么讶异。看过“Issac Clarke(《死亡空间》主角)最近经历了什么”这个视频吗,容易呕吐的别看。劳拉每次受伤都会十倍的返还给对方。在战斗中,我听到一个NPC喊着“是她吗”,另一个回应说“我才不去那里”。劳拉下手毫不客气是毋庸置疑的。古墓中的暴力你在《耻辱》《刺客信条》,或者其他任何一款成人动作游戏里都能看到,更不要说游戏机制正合我意。把劳拉放置在一个对她的同龄人而言异常险恶的环境下,劳拉可以傲然俯视一切。

不是说劳拉是个塞进女性身体的男性角色。我把劳拉作为一个人来看待,但我也同时确信她是个女人。内心深处,我和她在某些方面总是能产生共鸣。这个角色成功的保留她的女性特质而没有变的刻板化。有些时候,游戏镜头对她的处理确实和对男性角色的处理有差别,但大部分时候,我觉得《古墓丽影》让玩家自己来决定看待她的视角,而不是像她的前辈们那样,剥夺了我们选择的权利。

说到那个场景,去年游戏的执行制作人明确声称劳拉面对过一个试图强奸她的角色,暗示了当时是对她角色演进的非常时期。我没空解释由此产生的一些误解和冒犯之词。事实是,游戏中什么都没发生。没有强奸,或者试图强奸之类的东西。而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一个男人钳制住劳拉,一场搏斗由此引发。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觉得很悬,但在玩过这个场景之后,说实话,如果没有那些评论的话,我可能也不会写这篇文章了。不介意轻微剧透的看下面。

劳拉和她的伙伴们失事的岛,是一个血腥杀人狂恐怖分子的乐园,劳拉从开场第一个场景开始就一直在这里穿梭。这些人不仅喜欢杀戮,而且从中作乐。血池中尸体堆积如山,祭台上血流成河。劳拉和伙伴们汇合后不久就被这些邪教徒们绑架了。然后杀戮就开始了,这是我见过最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潜入行动,劳拉必须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离开营地,双手被捆绑着,没有武器,周围都是死人。这是段压抑,骇人的体验,尤其是看到这些人发现劳拉后如何处理她的。其中有一个把他的手沿着劳拉的侧面往下,还在她的耳朵边说话,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就会立刻被他掐死。如果你反击但失败,他会把劳拉一枪爆头。如果你成功的话,劳拉就会控制住手枪然后杀了他。即使之前看过这个场景,脑袋中也记得这个场景引起的争议,但我的第一反应还是“我靠,赶紧爬起来,他会杀了你”。

我的印象不是强奸,而是一个自作自受的疯子。这是在很多电影和电视剧里能见到的一个套路,一个流氓在杀害受害者前故意爱抚他们。在这个故事里,我觉得这个场景和其他发生的事情一样没什么特殊的。这个场景没有定义劳拉,也不是驱使她成为英雄的动因。要不是外界的关注度太高,这个场景根本不会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

我相信会有人不同意我的看法,还有些人不管那个场景到底是什么都不愿意去玩。都没关系。对接受尺度的问题争论不休太2了。同时,我也强烈的感觉到,E3没有对这个场景做出正确的反应。个人感觉,争论还是因为误传和公关的失败。

回到游戏整体,我必须指出游戏确实用了比男性角色更多的笔墨和角度来描绘劳拉。你很难看到一个男性动作英雄吓得腿发软,冷的打哆嗦,握着好朋友的手求安慰,或者其他我们看到劳拉做的感性的事情。这不是批评古墓丽影,而是批评其他那些英雄被描绘的方式。这是我发现的最可信的一个角色,而不是其他那些嗓子粗哑,留着大胡子的冷血弟兄们。劳拉感觉有缺点,有道德,所以我一直钦佩她的坚持不懈。在祈祷了无数次希望有一个女性主角能拥有和男性一样的机会后,现在终于出现了。我很希望能看到有一个男性主角能被描绘的和劳拉一样真实和有深度。

在游戏结局之前有个非常辉煌的时刻,清晰地展示了,劳拉完全的接受了前辈劳拉们留下的遗产。我意识到这个游戏给我的比预期还要多,不仅是体味到了我逝去的青涩,还有成熟之后的共鸣。当最后的CAST表慢慢翻滚的时候,我回味了之前的一个场景,劳拉的一个同伴带着胜利的笑容说,“劳拉·克劳馥,你是我的英雄”。

也是我的,老兄。也是我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