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古墓丽影》

作者 Philip Boyes,专业是古希腊与古罗马文化,在其博客上有一篇关于古墓丽影初代的回顾,以下仅翻译了原文中关于文化的部分。原文见此,翻译TC。有一部分加了中文站百科的链接以供参考,但到后来自己也加烦了……

我真正喜欢的是古墓。从开场中秘鲁失落的山谷比尔卡班巴(是个真实的地方,虽然并不像游戏里那样茫茫雪原还恐龙横行),到埃及遗迹,或者亚特兰蒂斯古墓丽影初代提供了一次在被遗忘的神秘古迹中安静而又孤寂的慢步调的旅程。古墓丽影初代最明显的三大文明表现是:印加、埃及,以及古代的某个3D模型。

是的,就是个建模。是希腊吗?是罗马吗?谁知道呢?!开发小组似乎根本没搞清楚他们的第二大部分是在哪里。劳拉的旅程是从圣方济各堂开始的,这个名字很意大利;然后劳拉来到了圆形大剧场,也就是罗马的角斗场(还是安排在了一座山峰内的地下,而且那根本就是个希腊竞技场,而不是罗马角斗场),然后还有个水池,嗯,都很罗马。但就像2007年的重制版一样,他们把这些东西都塞给了希腊。建筑确实很罗马,尽管水池里有克里特海豚图案,我还是更乐意把这看成是在意大利。如果不是关卡里放进了那么多的狮子、猩猩和鳄鱼,大概还没那么意大利。为了把水搅更浑,第四关还是弥达斯宫殿——我们这是到了佛里吉亚了(译注:在土耳其)了?

然后,你还能来到四个密室,每个都对应了一个神话:尼普顿、阿特拉斯达摩克里斯,还有……托尔。(译注:此处大概是作者无力吐槽了,尼普顿是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对应希腊神话的波塞冬,而托尔则是北欧神话中的神。这两个名字都在《周年纪念》中有修正。上文中的斗兽场这个罗马名字也在周年纪念里修正了。)

要从历史对应度上填补漏洞其实并不困难,但没有必要(译注:很同意,我也已经数次表达过这样的观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是个游戏,乐趣在于探索和发现,它给你提供了一个在古代世界里穿行的很酷的体验,就像是在解开古人留下的秘宝盒,或者就是在应对他们留下的智力挑战。我想,那就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初代更甚于续作和它的模仿者,在那些游戏里,环境只是让你干架之余飞檐走壁的布景。

劳拉的角色灵感来自印第安纳琼斯,但劳拉和琼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考古学家”。琼斯神气活现又拈花惹草,只是个打架的或者说是个玩枪仔。而劳拉不食人间烟火,超然又淡定。看上去她几乎就没有朋友,也和爱情无关,对于财富也毫不在意。古墓丽影游戏中的所谓“考古”显然很荒谬,但我却感觉旧劳拉会是个博士,而同时我实在无法相信琼斯是个教授。

我现在在重玩初代,对于游戏的高品质仍然感到惊讶。不消说,绘图效果在现在看来实在糟糕,也不现实,但在美工方面确实很好地做了表达。让我爱上这个系列的那种气氛渲染也仍然能够感受到。

在我最初玩过古墓丽影之后若干年,我自己进入了考古这个行业,我的第一次挖掘是在迦太基。项目快完工的那阵子,我和一位德国的考古学家共事,对壁画进行修缮和登记。她的名字是劳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