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劳拉是“同志”?正反证据大搜罗

有时候你真不得不佩服老外较真的劲头,劳拉和珊姆的“绯闻”只是坊间议论的对象,虽然编剧普拉切特的“认可”对此推波助澜了一把,但终究只是同人作品的脑补而已。玩家对此的反应也无非是很简单的:支持、抗议、无所谓。而国外玩家Pfangirl竟然写了一篇长文,一本正经要来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话题和角度似乎很独特,也被一些国外古墓站点的站长转载,其中包括我认为眼光很好的Stella,所以即使我还没看,还是决定边看边翻译了,不过翻译时偷工减料在所难免,看看是谁翻译的就知道了。

原文:Pfangirl,翻译:TC(在文章里加各种乱七八糟注释的也是这货),截图:飘然而至。

古墓丽影新作以“起源故事”的形式,给古墓丽影系列进行了一次重启。新作塑造了一位冒险家的成长经历,劳拉从一个漂亮又有点书呆子气的刚刚走出校园的考古者,转变为无所畏惧的枪械能手。

我们看到劳拉的时候,她只是一个21岁的女孩,对着她的笔记在沉思,或者拿着mp3播放器听音乐,她也显然是处于男性导师的影子之下。但到游戏的结尾,她成了掌控全局的人——她也必须是!她衣服破损,浑身是伤,是生还者,也是英雄,她将那位公主救下,抱着她离开了此地。

嗯,看起来最好在这里先声明一下,本文中含有一些《古墓丽影》的剧透内容,请小心查阅。

不管怎样,我喜欢这个游戏。从技术上来说几乎是没有瑕疵,场景很漂亮,总的体验上电影感极强,情绪感染力也让人满意,这位年轻的新劳拉较之以往也显得更能让玩家代入感情。另外,一些人还愿意相信,她是个“百合”。

当然了,这其实无关紧要。有件事要先说清楚:古墓丽影游戏中从不涉及劳拉的性取向,或者她的个人情感状况。古墓丽影是讲述劳拉解决古代谜题的故事,是她的单人舞台。她更像一个无性恋者,谈情说爱从来就不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重申一下,我个人并不希望看到劳拉的感情生活进入古墓丽影游戏剧情,我觉得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让玩家们来脑补——呃,不,是思考,就足够了。那比开门见山有趣得多得多得多得多得多得多得多。

在一次出色的访谈里,游戏编剧普拉切特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中文站报道此处,这里直接摘录):

“你也知道,我们并没有在游戏里真正定义劳拉的性向。她亲了阿历克斯的脸颊,但那只是表达一种尊重而并无其他任何含义。那是为了让那个场景给观众留下更加鲜活的印象。”如果有人就这么开始讨论劳拉的男朋友啥啥啥的,普拉切特表示她的反应会很大。“我会赶紧说:‘不对不对,我可不想让这个搅合进去!’”她强调,“我认为男朋友什么的(对劳拉来说)完全不合适。”

但果真是“男女有别”,对于劳拉和珊姆之间“疑似不正常”的关系以及相应的讨论,普拉切特却表示欢迎。“大家关心着这些角色并且思考这些事情真是太好了。”

飘然而至截取的劳拉与珊姆

讨论一个游戏角色的性向,这看上去似乎有点荒谬以及/或者没有意义,但实际上还是有价值的。劳拉是一个偶像,是游戏界的第一女性。她对于游戏界的意义就像神奇女郎(维基百科)在漫画界的意义:都是一个角色跳脱出原本所在的相对狭小的圈子,作为那个领域的女性代表而进入大众视野。即便是旧系列的那个劳拉更为公众所熟知,如今的大家也都知道“劳拉”是何等样人。她仍然是游戏界女性代表,对她的描绘仍然举足轻重,无论在生理上、心理上、还是情绪上。那么,她是否还被狡猾地描述为一些边缘群体的代表人物呢?让我们检阅一些证据,来一次我们的“考古”探索……

实际上,我们在此要探究的领域,“人类学”这个词或许比“考古学”更合适,因为网络社区一些作品是以“劳拉是同性恋者”的设定为基础的(译注:这几个链接对百合不适者请谨慎查看)。追究这个现象还是很有意思。自90年代末,我就没有研究过同人领域,而这十五年来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萌生了新的词汇和很多新鲜事物。假如说我曾经在初始之时目睹第一条鱼登岸,那么现在的同人作品就宛如已在欢快奔走,朝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欣欣向荣地发展着。

无论如何,在2013年的《古墓丽影》里,劳拉·克劳馥与她最好的朋友、纪录片摄影师西村珊曼莎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几乎就是为这一极客亚文化量身定制。“Shipping”这个词当今也有了新的含义,意指为大众文化中的流行角色设定暧昧关系(译注:同人作品中为角色配对的行为,因为涉及到给角色设定“关系”,也就是“relationSHIP”,而被称为“shipping”,其中“ship”是“relationship”的缩写)。当然了,在《古墓丽影》中,有一艘真正的船(ship),在剧情中位置显要。那就是坚忍号轮船(S.S. Endurance,其中 S.S.是“steamship”的缩写,而 Endurance 即船的名字“坚忍号”),我们的英雄在船难后漂流到了邪马台岛上,于是故事开始了。然后,粉丝们把这叫做“S.S. Endurance 上的‘扬帆起航’”……Same Sex Endurance,明白了么?

(译注:Same Sex 意指“同性”,因此 S.S. Endurance 这个缩写成了什么意思,你懂的吧……正好 Endurance 还是“ship”,实体的“船”,引申的“关系”含义……也不知道我解释清楚了没有,涉及到英语双关翻译起来真是难办。好吧翻译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些七七八八的,涨知识了……粉丝的联想能力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古墓丽影》中对于劳拉的性意向添加了模糊性,例如,在游戏里只暗示了两个人和劳拉存在可能的“发展”:珊姆(Sam)以及阿历克斯(Alex)。这两人一男一女,并且都拥有着中性化的名字。

阿历克斯这个眼镜男、黑客、脖子上纹身、喜欢看小说和各种阴谋论的家伙,其实还挺可爱,但劳拉对他感兴趣吗?显然,一点也不。阿历克斯试图引起劳拉的注意,他已经把她称为自己的“英雄”,而他的努力要了他的命。在壮烈之前,他坦承了自己的想法。劳拉的回应呢?在他脸颊上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亲吻,然后丢下他独自逃生。

你一定不会希望自己是这部新《古墓丽影》中的某个白人男性角色,到了游戏最后,他们全部死光。其中,五个戏份突出的男人中有三个是为了救劳拉而死(译注:估计作者说的五人,指的应该是:葛林、罗斯、阿历克斯、惠特曼、马蒂亚斯,作者说的“三个”应该是前三者,但我觉得葛林和阿历克斯算不上是为了救劳拉而死)。最终逃出邪马台的,是一个白人英国女、一个黑人美国女、一个日本混血女,以及一个毛利男。其中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是消极意味的,他们都在战斗。实际上仅有一个人依赖着劳拉来拯救,那就是珊姆这个少女,她十足是个公主式的角色。而普拉切特对此也并非没有意识:

“爱”有很多种。我认为在很多游戏里都过分专注于关注男女之情了。其实很多事情都可能是基于姐妹之情、兄弟情义、父母之爱。简单的男女之爱中,女方往往是被描绘为一个落难女子,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来拯救。由劳拉这样的女性主角来挽救一个女性,就变得非常有趣,人们也会基于这个而认为两人之间有着更深一层的关联。

是的,这就是第一批证据,表明劳拉和她校园时代的伙伴珊姆之间的关系,是被过于热情的粉丝们过分解读了。

然而,这并不能否定两者之间存在的暧昧情愫,游戏里对粉丝的假设提供了大量的支持性的隐含证据。但在玩家们寻找劳拉是“百合”的证据的同时,游戏里却明白无误地提供了另外的“证据”,暗示了这对“百合”的另一方其实是直女。一个恰当的例子,就是游戏中珊姆所留下的文档(见百科页面,作者直接引用了第四份文档,其中珊姆很兴奋地提到遇见很多“帅哥”,这里就不做摘录了)。

这样看来,劳拉和珊姆之间仅仅是有着共同爱好的女性朋友,而不是彼此的女友。但为什么“(谁会想到我们会遇到那么多的帅哥?)劳拉当然想不到,哈哈!”劳拉对此的漠不关心,是基于她对事业的专注,还是因为她其实是百合?看上去,过去的珊姆显然是个异性恋者,而劳拉的状况则一直很不明朗。会是“单相思”式的关系吗?一个比较有意味的细节是,劳拉在自己的橱柜里贴了她和珊姆的毕业合影,而她的父母都没能享受这个待遇。

我认为新劳拉本质上来说是个自力更生的孤儿(相关内容见百科)。虽然目前还没有过多的细节得到披露,但在劳拉儿时或者青少年时期,她身为考古学家的父母就在一次远征中失去了踪迹。这能够轻易地解释劳拉与珊姆之间的亲密关系,劳拉显然会无比珍爱生命中仅存的亲密“爱人”。

于是,当劳拉对朋友、船友、救援者的死亡负有“责任”的时候,她变得执着于挽救她被绑架的好友,并一直为了“信守诺言”带着大家回家而努力。她所承担的风险越来越大,她可能会失去所有她所爱的人,而她的反应也指数式地升级。在所有那些带着恐慌的“珊姆!”的呐喊中,劳拉被负罪感所困扰和折磨的内心无法再承受失去珊姆这样的打击。这是她最后的“赎罪”的机会,因为她是将所有的人都置于现在这个危险境地的“罪魁祸首”。

简言之,劳拉不是同性恋。她只是迫切地想要保护自己的朋友。在这个噩梦般的环境里,她和珊姆都在对方身上寻求精神和身体上的安慰——拥抱和握手。

但是,游戏里又有一些这样的场景(译注:下图是劳拉坚持要去基地进行调查,而雷耶斯表示修好船就走不会等她回来,但珊姆告诉劳拉她不回来自己也不会离开,劳拉闻言对珊姆微笑了一下就出发了)。

这些略带羞涩的微笑似乎意味深长,不要忘记普拉切特在访谈中说的:

我有一部分喜欢让劳拉成为同性恋。但我不知道晶体是否能有所准备!当然我们从来没有直接谈论过这个话题。

当然在同一个采访中,也有一些陈述支持着“只是好朋友”的定位。

当然了,对于劳拉,我是想写一个“人”的故事,但我从来不会希望把她的女性身份忽略。我的意思是,很显然她对事情的反应可能会更女性化,我并不是说她恐惧或者脆弱,而是指她和其他角色的互动方式,尤其是她和珊姆之间的友谊……你不会看到一个男性角色握着另一个痛苦中的男性的手,或者紧紧抱着另一个濒死的男性……

我认为劳拉有着女性的特质,她和珊姆之间的情谊,尤其是通过摄像机所展现的关系,是非常女性化的友谊,充满了调皮、娱乐和少女的感觉。同时也突出了珊姆在劳拉生活中的重要性。她们有着不同的个性,但都是对各自的领域充满雄心壮志的女性。她们对彼此也非常关照。或许,对于女性角色来说,会更容易展现这类情感。

然而,我认为有着充分的第三方的证据来检阅这些内容。劳拉和珊姆或许是在游戏的流程里开始对彼此另眼相看?不可否认,她们的感情在随着剧情的发展进一步升温。先来回顾一下劳拉和珊姆在沿岸丛林的那次见面,那是发生海难之后两人在岛上第一次碰头。

这次见面,两人甚至没有拥抱,当然,那时候有马蒂亚斯在场,并且站到了两人中间,但之后这对朋友甚至也没有坐到一起去。从很多方面来看,这个场景都显得不真实,看起来劳拉仅仅只是个过路客。在这里我们或许可以假设劳拉“敏锐的直觉”发挥了作用,让她在火堆旁彻底放松的同时还能够自我保护。但如果你愿意,或许还可以认为,当时这两个人“互不干涉”态度,表明了劳拉还没有意识到珊姆对她的意义,反之亦然。而随着游戏的推进,当劳拉逐渐充当起了骑士角色,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到游戏的结局,如何解读就交给你了。游戏中并没有明确地表示出任何东西,是否要深入地考量角色的动机就交给玩家自己,而这别有乐趣。我对于续作非常期待,希望能看到他们是否、或者如何处理本作中的一些事情。在这个重启之作的最后,“老练的生还者”劳拉似乎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与珊姆完全不同的生活。如果这两个人会在续作里又出现的话(劳拉不可能不出现吧!),劫后余生的她们显然需要面对严峻的创后精神压力的挑战。

(译注:马蒂亚斯那里究竟是我翻译错了,还是作者有点脑补过度了……这里和飘然的讨论是,劳拉对珊姆“冷淡”和“疏远”,主要是基于对当时在场的马蒂亚斯的不信任,实际上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就不可能没有拘束感。后来两人之间的表现的确是急速“升温”,那也是因为后来的客观形势,不是珊姆处于危险之中,就是劳拉痛失“干爹”。对于处于生死关头的人来说,显得更为亲密或者身体接触就很正常。而劳拉和珊姆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危急形势下。至于患难之中两人的感情是否有进一步的突破,这个我就不讨论了……至少在游戏里我觉得没什么表现……)

又及:网络上存在大量的劳拉与珊姆的同人小说,我很惊讶于它们的美妙,下面几个是我最喜欢的,作者对于角色拿捏很准,但请注意,其中含有不同程度的性方面的描绘:

又又及:如果你真的真的对于“直的还是弯的”之争的任何一个细节都非常非常在意,那么我可以提示你,劳拉的右耳打了两个洞毫无道理,右耳打洞而左耳没有,那在传统上是在表明同性恋身份。(译注:orz,作者懂的真多!)

又又又及:最后,我觉得,假如关于《勿忘我》的报道是真实的话(译注:作者在此引用了一篇报道,是《勿忘我》这款游戏因为是女性主角而被一些发行商拒绝出版,女性主角的游戏不被看好。类似的情形在中文站《劳拉·克劳馥正在破除游戏界陈规》一文中也有报道,游戏界更青睐男性主角),其实同志倾向的劳拉对于男性玩家来说更为适宜,因为对于一个异性恋的男性玩家来说,想到自己所喜欢的女性主角会与一个男性发生关系,这样的假定似乎比较让人不爽(译注:话说难道女玩家以及男同志对于劳拉和男人“发生关系”的假定就不会有不爽了吗????这么看来劳拉跟男人无缘真是皆大欢喜,至于跟女人怎样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这我随意说说,大家也随意看看……




发表评论